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 来源:中至远咨询
  • 编辑:admin
  • 浏览: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2019年9月22日,由中至远集团主办、PPP名人堂、中建科信集团、中至远大讲堂联合主办的《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中铁创业大厦成功举行。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体制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国务院国资委国资处处长胡迟、国家发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朝元、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立承、红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事业总部总经理李善星、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授崔志娟、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温来成、中至远咨询总裁林正刚、中冶交通建设集团投融资管理部部长朱红亮、中国财经报社PPP刊负责人朱啸波、中建科信集团董事长付正云、北京大成(南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王林春、辽宁省营口市财政局主任刘冬梅、中央财经大学政信研究院副院长陈功、财政部《新理财》杂志记者曹月佳、同兴资产总经理刘涛、北京启金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武等嘉宾出席,并围绕政府隐性债务化解及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相关政策及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遇到的难题表达了各自观点,联席会由中至远副总裁郭云海主持。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林正刚

中至远咨询总裁林正刚介绍了27号文、40号文中对隐性债务化解的原则性规定,隐性债务化解的安排、隐性债务的分类及隐性债务化解的政策趋势,并对镇江模式、武汉模式、山西模式、海口模式、陕西模式、湖南模式的隐性化债可行性与存在的问题做了详细的介绍与总结分析。他说根据中央的文件精神,化债的思路已经非常明确,核心在于如何偿还,而不是继续让政府兜底。如何来化解隐性债务,林正刚建议:

1、严控新增隐债是化债的大前提。针对地方隐性债务严控新增的大原则依旧没变,政策定力非常强。

2、隐债的真正化解在于如何偿还。一是地方政府还。主要通过压缩一般性支出、盘活存量资金资产、统筹整合专项资金等方式,加大偿债资金预算安排力度。如“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对部门结余资金和连续两年未使用完的结转、专项资金一律收回财政用于偿还到期债务”。由于财政资金及可变现资产有限,最有可能的是优先偿付有预算安排的项目,比如非经营性项目以及PPP项目。政府还应当争取专项债额度帮助化解在建项目债务。二是项目或者企业还。除了少部分项目有收益和现金流,可靠平台自身经营和市场化再融资来逐步消化存量债务;大多数平台造血能力较差,所以地方政府要通过市场化方式,安排资本金、注入经营性资产等方式增强其造血能力偿还部分债务(经营性资产未存在过度融资和抵押)。三是破产重整或清算,债权人受损。这种情况短期内出现的可能性很低。

3、“时间换空间”,债务平滑十分必要。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规模庞大,而政府和负债企业支付能力有限,因而用时间换空间的债务平滑措施十分必要。40号文的出台对于债务置换提出了比较严格的要求,即对于债权债务关系清晰、对应资产清楚、项目具备财务可持续性、化债方案明确、短期偿债流动性压力较大的到期债务,可适当延长债务期限,进行债务置换。但不允许金融机构打包授信和政府直接兜底。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张朝元

国家发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朝元从地方政府隐性债和项目资本金两个方面进行分享,他说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要抓住重点,重点就是融资平台,在政府支持的情况下,要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化解,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是盘活存量,第二是资产的变现,第三就是债务置换。对于项目资本金和企业的债务或者和政府的债务也是密切相关的,平台公司为了撬动更多的资本,在有资本金的情况下,会通过一些其它的违规的方法,很多的是为了解决项目资本金所形成的一些债务。今年6月中办和国办关于政府专项债配套融资的有关问题里边已经明确,地方政府的专项债券可以充当资本金,要发挥专项债的作用,尽量要降低政府出资财政出资,加大社会资本的在资本金的投资,特别是在PPP项目里边,鼓励民营企业去参与,在一些非PPP的项目里可以发挥转型以后的融资平台公司的作用。同时政府给予它一定的资质支持,但不是去做一些违规的担保,要盘活存量资产资源,存量筹集资金,继续通过产业投资基金来引入增量资本。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张立承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张立承从赤字债务和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地方政府债务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关于我们对现在隐性债务的偿还的理解和认识三个方面进行了分享。他说从实操方面来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还是需要有一个很朴素观察、很冷静的一个看法,除了要有实操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在制度建设这个层面上,还是很有必要的好好的去挖一把。从财政视角来看,应该要有一定的深度,或者是有一定的前瞻性。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和地方政府的显性债务在政策层面其实是一种渐行渐远的这么一种过程,切割债务就不利于防范风险,你债务切的太清楚,其实不太利于防范风险,因为哪颗雷最后出来都会炸伤人,关键是要从建立信任开始,一定要细分,树立清晰的一个战略目标,然后保持一个改革的战略定位,什么问题都会有风险都会有底线,要守住底线的情况下冒一点点风险。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胡迟

国务院国资委国资处处长胡迟从国有企业的角度来看隐性债务进行了分享,他说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债务的隐性与显性没有那么区分,放在一起一并考虑。从实际的做法来看,把企业重组和债务的话题放在一起,这样就把债务化解降杠杆去产能能够并在一起,可能是这些年国有企业比较好的做法,既要发展,同时要着眼于降低它的债务,不要过高负债的水平,政府和对监管机构都要做到位,企业一定要守住这个底线。大家明确各自的边界和责任,政府在发展冲动的时候,有它目标的时候,企业能够避免这一部分由政府的行为给企业带来的这方面的债务,这个也应该是一个倡导的方向,也是我们从前期看到企业债务那么重要的原因。国有企业自身要改到位,按照市场化方式运营、按照规定的财务规则来,政府不要给企业在任务和价格等方面定死了。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崔志娟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授崔志娟在谈平台公司隐性债务化解中讲到,隐性债务严格意义上讲,是政府来形成的债务,借助平台公司通道来形成的,就是属于平台公司代政府来形成另外一个隐性债务。回归本源,工作重点还是从它的基本逻辑去解决这个债,必须真正落实到你能够化解掉债务,不是因为化债而形成新的债务,在化债过程当中应该考虑资金资源和资产的关系,要是光是考虑资金,也不能不考虑资源,因为形成大量的资产,到底是优质的还是非优质的,在化债的过程当中应该是一个系统化的共策,不能仅从资金的角度来化债那永远解决不掉债务的问题。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温来成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温来成从投资银行的角度来看政府隐性债务谈到三点,一是投行参与平台隐性债务的治理,首先推动平台公司的资产重组和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第二是将没有自己的优质资产,没有自己的主营业务的平台公司通过资产重组,将一部分资产卖掉来还目前的这种现状,达到减少债务的这样一个目的。第三就是正视平台公司的财务状况,一定要考虑平台自身的现金流和它的城市,否则很难落地。再谈到投行如果参与隐性债务的治理时,温教授说,应该推动平台公司优质资源证券化业务,现在市场对于资产证券化这一种产品有比较高的认同,也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但是这种资产证券化必须有它的前提。一个就是说,必须拿出省级的平台或者中心城市平台的优质资产去做资产证券化。如果资产是反复打包的那些劣质资产,到了最后也是骗局,也会造成很大的风险。通过相关部门的帮助,提高平台公司的资信评价,让企业能够继续发行企业债券,发行中期票据,通过一些融资工具有效的运用来偿还当年的债务,使平台公司能够有周转点,或者说回旋的余地,再进一步市场化的这么一种转型。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李善星

红塔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总经理李善星在谈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时讲到,平台公司这个概念实际上是银监系统和交易所系统对它的界定不太一样,基本的依据就是第一主要的收入来源于政府,一般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就认定为平台。第二主要依赖政府补贴存活的这种。平台公司未来要发展,第一个就是要市场化转型,但是市场化转型谈的特别多,但真正转型移特别难,因为政府跟企业实在是脱不开沟也很难脱。如果真正的做市场化转型的话,首先企业是企业,政府是政府,企业可以承担一些公共的一些包括环保和一些职责,但是要正常的进行定价,收入来源就是正常定价之后,政府买单的一个服务费。政府作为出资人,可以享受企业盈利之后的分红,通过这个才可以。再谈到资产证券化,李总说从我们天天在一线跟企业打交道的这种情况,它们的资产基本上不具备证券化的条件,上市基本不可能。一个比较好的思路就是转型的平台公司在股市估值比较低的时候,去收购一些上市公司,收完之后,把具有一些经营性现金流、利润比较好的资产,通过重组的方式装到上市公司,这样能够较快的增强平台实力,这种方式目前来说还是相对比较多一些。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付正云

中建科信集团董事长付正云从债转股的模式来化解隐性债务的思路方面做了分享,她讲到债转股可以理解成一种债务重组的过程,也就是债权人将债权化为债务,企业的股权和债权化为股权,在债转股实施以后,使得企业债务额度减少,原债权人不再享有企业的债权,而是享有企业的股权,债转股后也可以设定可行性的交易结构,如发债还债、优先股等,相当于直接注入了政府现金流的信用,而非违规的担保信用。政府往往通过经营性资产置换、产业扶持等方式资助平台处置的部分债务,这种债务重组加资产重组,使得股权的收益已退出有较好的保障。

首期政府隐性债务化解与平台公司转型合作联席会在京成功举办

吴亚平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政策研究室主任吴亚平在总结发言中说,隐性债务从现在来讲,肯定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但是从产业经济发展来讲,它可能是我们在一个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山头,我们经济发展像爬山一样,甚至往下拐也有可能的,毕竟会遇到一些困难,化债就是其中之一,长期来讲我觉得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它是存在于融资平台,存在于一些政府投资项目身上。政府要加强项目的谋划,特别是地方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项目的谋划,提高它的可行性,增加它的经营现金流。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比如把它打包成有现金流的、有经营性收入的这种项目。有了这样的一个经营性现金流入支撑,从融资来讲,可获的较多的机会,企业也愿意市场化承接项目,最后对形成的隐性债务的压力就会小很多。